<address id="hbv3l"></address>
<del id="hbv3l"></del>
<var id="hbv3l"></var><cite id="hbv3l"></cite>
<cite id="hbv3l"></cite><listing id="hbv3l"><i id="hbv3l"></i></listing>
<var id="hbv3l"></var>
<cite id="hbv3l"></cite><progress id="hbv3l"><i id="hbv3l"><address id="hbv3l"></address></i></progress>
<listing id="hbv3l"></listing>
<video id="hbv3l"><var id="hbv3l"></var></video>
<cite id="hbv3l"></cite>

巴菲特投資案例----聯邦信托

時間:2019年03月13日 21:11:00 瀏覽:

[摘要] 到了1958年,巴菲特已經買到了該銀行12%的股份,成為了該銀行第二大股東,第一大股東為一家規模更大的銀行,持股比例為25.5%。而且第一大股東一直想要并購聯邦信托,這給了巴菲特更多的機會。

正文

2019年03月13日 21:11:00

投資時間:1958年

聯邦信托,全稱新澤西州聯合市聯邦信托公司,總資產5000萬美元,是一家地區性的小銀行,只有300多個股東,平均每個月只有2筆交易,因此巴菲特想要大量買到該公司的股票并不容易,從1957年,巴菲特就開始慢慢買進該公司股票,成為了巴菲特的第一重倉股,占各合伙人賬戶10%-20%的倉位。到了1958年,巴菲特已經買到了該銀行12%的股份,成為了該銀行第二大股東,第一大股東為一家規模更大的銀行,持股比例為25.5%。而且第一大股東一直想要并購聯邦信托,這給了巴菲特更多的機會。

該筆投資有兩個利好條件:

第一,當時該銀行經營穩健,每股盈利10美元,由于不發放現金股息,股價只有5倍市盈率50美元。巴菲特保守估計該銀行的每股內在價值為125美元,而且他認為該銀行內在價值長期還會增值,因此這筆投資有極好的安全邊際。

第二,由于巴菲特成為了第二大股東,對公司有了足夠的投票權,當第一大股東想收購該公司時,巴菲特能產生非常大的作用,因此有利于該公司的價值更快的釋放出來。

從第一點來看,該筆投資屬于低估類型,從第二點來看,又有套利的屬性,而且是自己創造的套利機會,因此該筆投資可謂有雙重保障。因此巴菲特表示,就這只股票而言,在持有期間可以保證收益率會超越大盤。

最終在年底,巴菲特以80美元的價格賣出了聯邦信托(他的成本價為51美元),收益率約60%。巴菲特認為80美元該股票依然低估,但是他找到了更好的投資機會,買了另一支股票,占到了總倉位的25%(在以后的信中會介紹這只股票)。

這是巴菲特寫的信中詳細提到的第一個投資案例,也是巴菲特經營合伙基金十幾年中慣用的投資手法,在他每一年的投資組合中,幾乎都有1-2個這樣的“大案子”,這些案子投入的資金比較大,投資時間往往會持續1-3年,個別會持續5年以上。在投資這些大案子時,他主要考慮的不是公司是否優秀,而是公司股價是否足夠便宜,而且他會持續買入成為公司的大股東,甚至控股股東,這樣可以對公司的經營施加影響,讓公司的價值更快的釋放出來。

當然在這類大案子中,也有栽跟斗的時候,當你成為大股東后,公司越來越爛,價值不斷萎縮,最后很難出售就會爛在自己手里。比如后來巴菲特孤注一擲的控股伯克希爾公司,最后伯克希爾的紡織業務價值不斷萎縮,這個爛果子讓巴菲特持續消化了20多年,也給了他深刻的教訓和反思,這是后話,下期見。

本文來自公眾號梁孝永康

本文僅代表撰稿人個人觀點,不代表摩爾金融平臺。

打賞

發表評論

体彩排列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