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hbv3l"></address>
<del id="hbv3l"></del>
<var id="hbv3l"></var><cite id="hbv3l"></cite>
<cite id="hbv3l"></cite><listing id="hbv3l"><i id="hbv3l"></i></listing>
<var id="hbv3l"></var>
<cite id="hbv3l"></cite><progress id="hbv3l"><i id="hbv3l"><address id="hbv3l"></address></i></progress>
<listing id="hbv3l"></listing>
<video id="hbv3l"><var id="hbv3l"></var></video>
<cite id="hbv3l"></cite>

高溢價并購后底褲拆穿 爆17億巨虧后天海防務股價翻倍

時間:2019年03月13日 14:47:00 瀏覽:

[摘要] 針對業績大變臉,天海防務在業績預告公告中解釋,報告期內,公司對2018年度相關經營情況進行了全面評估。

正文

2019年03月13日 14:47:00

3月10日,天海防務收到深交所的問詢函。深交所要求天海防務就公司股價自2月1日到3月7日的連續上漲,累計漲幅超過100%。3月4日晚間,天海防務披露子公司股權轉讓公告。3月6日晚間,披露重大合同被單方解約的進展公告。深交所要求天海防務方隊股價連續上漲和股權轉讓問題進行解釋。

爆17億巨虧后,股價翻倍

1月31日,天海防務披露2018年年度業績預告,預計2018年虧損17.4億元至17.8億元。2月21日披露業績快報預計2018年度虧損17.5億元。根據公司的2018年第三季度報告,截止報告期末,天海防務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資產僅為13億元,營業收入僅為2.3億元。

針對業績大變臉,天海防務在業績預告公告中解釋,報告期內,公司對2018年度相關經營情況進行了全面評估,并基于審慎原則,進行了相關的會計處理。公司對全資子公司金海運和沃金天然氣的商譽計提大額減值準備,其中金海運計提11億元,沃金天然氣計提2.2億元減值準備。

同時對部分重大合同計提減值準備。公司與大連因泰船務的項目,因船東方融資未能最終解決根據公司管理層判斷,存在項目款不能如期收回的風險,出于謹慎考慮,計提壞賬準備2800萬元和存貨跌價準備1.4億元。同時另外還有其他各類項目,另計提2.2億元資產減值準備。

然而,在天海防務爆出業績“大洗澡”后,股價開啟了翻倍之旅。

2月1日,業績暴雷的次日,天海防務開盤報價2.21元,創下近六年新低。然而此后,股價便開啟扶搖直上。2月1日至3月7日,20個交易日中,天海防務上漲123%,其中3月4日至7日連續四天漲停。

業內人士告訴財聯社記者,天海防務的炒作主要是海軍軍工的題材炒作。2019年是中國海軍成立七十周年,海軍軍工題材的炒作成為市場熱點,同為熱點的青島港在此期間也漲超50%。據人民網報道,4月23日是中國海軍成立70周年紀念日,中國海軍將在山東青島舉行國際閱艦式。此外,對天海防務的炒作,還有一層“消滅低價股”的邏輯。由于目前大盤整體行情的改善,“慢牛來了”的喧囂再起,“消滅低價股”被稱為市場行情向好的一個重要表現。

高溢價并購后,現出原形

然而,無視基本面的操作最終還是難免落得一地雞毛。天海防務的前身是上海佳豪,成立于2001年,其主營業務是船舶與海洋工程裝備設計等,于2009年9月在深交所創業板上市。

上市以來,天海防務的業績表現平平,2009-2015年,公司利潤一直在數千萬之前波動。業績的平庸使得天海防務在外延式并購上動起了心思。

2014年,上海佳豪以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的方式收購了沃金石油旗下的沃金天然氣100%股權和捷能運輸80%的股權,交易總價為2.58億。值得關注的是,沃金天然氣的賬面凈資產僅為3015.15萬,但評估值卻高達2.57億,評估增值率為752.83%。

2016年,上海佳豪收購了金海運,交易對價為13.55億。這次收購同樣為高溢價收購,金海運的凈資產僅為7701.89萬,交易價是其賬面凈資產的17倍,公司也因此產生了11.83億的巨額商譽。收購后,上海佳豪將公司簡稱變更為天海防務

兩宗看似不相關的交易,并購之后卻有則相似的劇本。

2014-2016年是沃金石油承諾標的資產的業績承諾期,此三年的業績的凈利潤分別為2000萬,2650萬和3380萬元,業績承諾完成率為101.9%,業績承諾勉強及格。然而,業績承諾期一過,凈利潤便掉頭向下。2016年,其凈利潤為3494.86萬元,2017年時,這一數字僅為2686.99萬元;同比大跌23.12%。2019年1月公司宣告,沃金天然氣業績不及預期,公司對其計提2.2億元減值準備。

金海運同樣完成了業績承諾,公告顯示,2015年、2016年和2017年,金海運凈利潤總和為3.15億,超額完成業績承諾,完成率為109.69%。為此,天海防務還向金海運的業績承諾人獎勵了1392.31萬元。然而同樣的劇情,在今年1月的2018年業績預告中,天海防務對金海運計提11億商譽減值準備。

2月21日,天海防務披露業績快報預計2018年度虧損17.5億元。公開資料顯示,天海防務實際控制人劉楠及其一致行動人的股份質押比例超過99%,并且已100%被司法凍結及輪候凍結。2018年天海防務籌劃三次控制權變更事項均告失敗。

3月10日深交所對天海防務下發關注函,要求天海防務請按照《創業板上市公司規范運作指引》的相關規定函詢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要求其書面說明是否正在籌劃或計劃實施對公司有重大影響的事項。并核查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及其直系親屬是否存在買賣公司股票的行為,是否存在涉嫌內幕交易的情形;是否存在其他可能導致股票交易異常波動的事項;結合上述問題的回復,以及公司股價波動情況、估值水平等進行充分的風險提示。

周亦成|財聯社

本文僅代表撰稿人個人觀點,不代表摩爾金融平臺。

打賞

發表評論

体彩排列五